似乎是最近才對 Perl 開了竅,不會覺得寫 Perl Script 是件很彆扭的事。也許是自己拋棄了以前對它的成見,願意用異於平常的觀點去了解其背後的設計哲學。

希望有一天也能做到 “I don't write Perl, I speak it.” 的境界。